北欧维京英雄传奇(大师插图本)
北欧维京英雄传奇(大师插图本)
价格: ¥88.00 浙图读者免费借回家
ISBN:9787559605962
作者:[美]拉斯穆斯·比约恩·安德松,[英]马修·阿诺德,[加]约恩·比亚尔纳松,[英]乔治·斯蒂芬斯
译者:刘珈、孙甜、徐一、张驰、段歆玥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2017-10-01

购买数量: (库存:? )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收录瑞典国家艺术博物馆珍藏14幅绝版彩插,131幅木版画及铜版画原版插图,12篇诗歌的珍贵乐谱

冰岛萨迦是欧洲中古年代独秀一枝的文学瑰宝。——石琴娥 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北欧文学专家


★ 版本quan威,广受赞誉:书中三部萨迦是首次引进简体中文版,原版英译者均为古斯堪的纳维亚语教授、冰岛文学协会荣誉会员,共同倾力自冰岛语译出。其中《弗里乔夫萨迦》被朗费罗赞为“瑞典为世界文学史贡献出的zui宏伟的诗歌巨作”。

★ 茅盾所著《北欧神话ABC》重要参考书的shou个中文版,再现北欧文学经典:读者对北欧文学的一般认知是北欧神话,而本书中的萨迦讲的是人间英雄的传奇故事,本书完整译自1901年初版,可从中了解一个种族突出而独特的文学代表。

★ 14幅彩插+156幅原版黑白插图:本书插图是此套系中数量zui多的,涵盖木版画、铜版画等类型,出自瑞典艺术家马尔姆斯特伦等人之手,还包括12篇乐谱,甚至可以此唱出歌谣。

★ 精装收藏本,装帧精致典雅,收藏佳品:封面选用代表维京人精神的龙头船,蓝色背景恰如浩瀚辽阔的大海,选用特种纸,大面积烫金,装饰纹理与图样皆富有维京特色。


显示所有信息

内容简介

“萨迦”是北欧地区的一种特有文学。这些故事大多是冰岛神话和英雄传奇、维京人的远征等,富有浪漫主义色彩。北地酷寒,阳光惨淡,空气凛冽而清新,雪堆似的海浪拍打着高耸的崖石和冰山;而短促的夏季则天空蔚蓝、植物丰茂。正是这样寒冷与温暖对比强烈的环境孕育了质朴动人的冰岛萨迦。

本书收录了《维金之子,托尔斯坦萨迦》《勇士弗里乔夫萨迦》两部萨迦和泰格奈尔的诗歌《弗里乔夫萨迦》,都是那个年代非凡的作品。书中展现了古老的北欧英雄时代,人物形象鲜活,永不屈服,满怀希望,又带着北欧民族的傲慢、鲁莽。推崇勇武的海上掠夺,重视荣誉的高贵胸怀,以及对待爱情的忠贞信仰,是流淌在维京人血液中的东西。这些原始粗粝又令人意志坚定的故事,值得每一个时代的人致敬。


显示所有信息

作者简介

拉斯穆斯·比约恩·安德松(Rasmus Bjørn Anderson,1846—1936年),美国作家、教授和外交官。他认为维京人比哥伦布更早发现美洲大陆,并写有多本著作,从而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另外他还是美国每年10月9日的“莱夫·埃里克松日”(Leif Erikson Day)的发起人,以纪念这位比哥伦布早500年、di一个发现北美大陆的北欧探险家。

马修·阿诺德(Matthew Arnold,1822年—1888年),英国诗人和文化评论家,笔名为A.M.。他也是英国著名教育家、历史学家托马斯·阿诺德(1795年—1842年)的儿子。

约恩·比亚尔纳松(Jón Bjarnason,1845年—1914年),他生于冰岛,成了一位基督教路德教会牧师,后移民加拿大。

乔治·斯蒂芬斯(George Stephens,1813年—1895年),英国考古学家、哲学家,后在丹麦哥本哈根大学任教授,主要从事北欧文化研究与翻译。

奥古斯特·马尔姆斯特伦(August Malmström,1829年—1901年),瑞典艺术家,以有关儿童的艺术主题而著名,zui广为人知的一部作品是Grindslanten。


显示所有信息

精彩书评

“《勇者弗里乔夫萨迦》是迄今为止瑞典为世界文学史贡献出的zui宏伟的诗歌巨作。”——亨利·沃兹沃思·朗费罗

“现代诗歌无一能像埃萨亚斯·泰格奈尔的《弗里乔夫萨迦》一般,成为一个种族和一种语言突出而独特的文学代表。”——巴亚德·泰勒

“《弗里乔夫萨迦》展现了瑞典人民对他们鲜活、著名的民族史诗的崇敬。”——戈特利布·摩尼克在他翻译的《弗里乔夫萨迦》德语第九版的序言中这样描述


显示所有信息

精彩书摘

第十一章 弗里乔夫拜访灵王和英吉比约格

弗里乔夫无论到哪里都是名利双收。他剿灭恶徒和凶猛野蛮的维京人,却不侵犯农夫和行商(即商人们)。如今,他再一次被冠以“勇者弗里乔夫”的美名,并拥有了一支规模庞大、训练有素的军队,一应钱粮物资也极其充足。

弗里乔夫连续三个冬季出海远征后,他一路西行,抵达了维克[1]。弗里乔夫说他想上岸了。“不过比约恩,”他说,“今年冬天你还得出海一次。我已经厌倦了打打杀杀,打算去阿普兰兹找灵王,和他谈谈。不过,明年夏天你可得回来接我,入夏的第一天我就会回到这里。”

比约恩说:“这个计划并不明智,但是我仍然会依你的想法行事。不过,我倒是希望去北方的松恩,把哈夫丹和黑尔格两个国王都杀了。”

弗里乔夫回答道:“那样做于事无补。我宁愿去找灵王和英吉比约格。”

比约恩说:“我不愿让你一个人冒险落到他手里,灵王虽说上了些年纪,可他足智多谋,出身又高贵。”

弗里乔夫说他必须依照自己的方式行事。“而你,比约恩,”他说,“我不在期间就由你来担任我们的军队指挥官。”他们就照弗里乔夫的安排行动了。

到了秋天,弗里乔夫出发前往阿普兰兹,他很好奇,想看看灵王和英吉比约格究竟有多恩爱。出发之前,他在全身的衣服外面套上了一件带风帽的、脏兮兮的宽大斗篷。他双手拄着两根棍子,戴着面具,尽可能让自己看上去苍老一些。随后,他见到了几个年轻的牧人,便步履沉重地走过去问道:“你们这是从哪儿来啊?”

他们回答:“我们的家就在国王的居所处,斯特雷塔兰(意即争斗之地)[2]。”

老人又问道:“灵王是一个很强大的国王吗?”

牧人答道:“看你这么大年纪了,怎么会不知道灵王方方面面的成就呢?”

老人说,比起君王的成就,他一直以来思考得更多是煮盐的方法。说完之后,他就一路直奔国王的宫厅,在天黑之前进入了厅内。他装作一副老迈无力的样子,在门边驻足,并拉起斗篷的风帽遮住头和脸。

灵王对英吉比约格说道:“有个男人走进了宫厅,他的体形比其他人都要高大。”

王后回答道:“这不过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然后,国王便对着立于桌前的男侍从说道:“去问问那个穿斗篷的男人,他是谁、来自何方,家乡在哪里。”

于是,这位侍从穿过大厅,走到陌生人面前问他:“老人家,你尊姓大名?昨晚你又身在何方?你的亲族又在哪里?”

穿斗篷的人回答:“小伙子啊,你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也太快了。不过,我下面要告诉你的这些事情,你能听得懂吗?”

“我当然能听懂。”侍从说道。

穿斗篷的男人说:“斯乔夫(意即贼人)是我的名,昨晚我歇在了乌尔夫(意即狼)家,我是在安格[3](意即悲伤)长大的。”

侍从急忙走到国王面前,把陌生人的回答告诉了他。国王说:“你的悟性很高,孩子。我知道那片名叫安格的土地。另外,可能这个男人心中并不快活。我觉得他足智多谋,是个很有价值的人。”

王后说道:“对于每一个上这儿来的乡野之人,无论是谁,你都热衷于与他们交流,这真是非凡的品格。不过,就这个人而言,我也想知道他是什么来历。”

国王说:“你对此人的了解也不比我多。我觉得他慎言多思,且善于观察。”说着,国王便派人去请他进来,这个穿斗篷的男人走进内厅,来到了国王的面前。他略微躬身,低声向国王致意。

国王说:“魁梧的客人啊,你尊姓大名?”

穿斗篷的男人唱出这段话作为回答:

“当我与维京人作战时,

弗里乔夫(破坏和平之贼人)是我的名;

当我让遗孀伤悲时,

赫斯乔夫(挑起战争之贼人)是我的名;

当我掷出带钩的矛杆,

吉尔斯乔夫(手执矛枪之贼人)是我的名;

当我与国王们作对时,

贡斯乔夫(宣战之贼人)是我的名;

当我在群岛四处征战时,

艾斯乔夫(掠岛之贼人)是我的名;

当我把婴孩们高高抛起,[4]

赫尔斯乔夫(毁灭之贼人)是我的名;

当我的个头非同一般的魁梧,

瓦尔斯乔夫(杀戮之贼人)是我的名。

不过从那以后,

我就一直带着煮盐锅,

四海为家。

我这个煮盐为生的贫困粗人

一路远道来此。”

然后,国王说道:“你这贼人(斯乔夫)之名还真是来历繁多。不过,你昨晚又歇在了何处?你的家又在哪里?”

穿斗篷的男人回答道:“我生于安格(悲伤),我的心驱使着我来到这里,不过我是个无家可归之人。”

国王说:“听起来,你在成长中或许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悲伤,可我认为在出生时,你身处平静。我想,你昨晚一定是歇在了树林里,因为这附近并没有住着一个名叫乌尔夫(狼)的农民。不过,你说你无家可归,定是你认为你的家乡无关紧要,因为你的心驱使你来到了这里。”

此时,英吉比约格说:“去吧,贼人(斯乔夫)!去外厅夜宿,或者去客房住下吧!”

国王说:“我还没老到不能为我的客人安排座位的地步。来吧,陌生人,脱下斗篷,坐在我的另一边吧。”

王后说道:“是,叫乞丐坐在你的身旁,你还真是老糊涂了。”

斯乔夫说:“陛下,这不合适,还是王后说得对。与其坐在君王的身边,我更习惯和我的煮盐锅坐在一块儿。”

国王说:“就照我说的做吧,这次必要遵我之意。”

斯乔夫脱下了斗篷,只见他穿着一件深蓝色罩衫,手臂上戴着一个漂亮的臂环,腰间系着一条宽大的银腰带,腰带上挂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钱袋,里面装满了明晃晃的银币,身侧还悬着一把剑,可他的头上却戴了一顶宽大的皮帽。他的双眼看起来黯淡无神,脸上胡子拉楂。

国王说:“现在,我敢说一切正如我们预期的那样完美。我的王后啊,给他一件上好的披风吧,那样的服饰可能才配得上他。”

王后回答:“我的王啊,我会照你说的办,可我对这个斯乔夫(贼人)并没什么好感。”

接着,一件上好的披风送到了他的面前。他披上身,坐在国王身旁的高座上。一看见那漂亮的臂环,王后的脸霎时泛起血一般的红晕,可她仍然不愿与他说话。此时,国王却十分开心地说:“你手上的臂环真不错,你一定是煮了很久的盐巴,才赚到足够的钱买它吧。”

斯乔夫回答:“这臂环就是我父亲留下的全部遗产。”

国王说:“也许你得到的不止这些,不过,我很少看见像你这样的煮盐人,所以恐怕我是老眼昏花了。”

就这样,在所有人的盛情款待和毕恭毕敬之下,斯乔夫在这里待了一整个冬天。他对每个人都慷慨以待,笑脸相迎。王后几乎不和他交谈,可是国王却一直和他相处甚欢。

注释:

[1] 维克(Vik)是如今的克里斯蒂安尼亚峡湾(即奥斯陆峡湾)的主体。

[2] 斯特雷塔兰(Streitaland)是灵王的宫厅所在地,可能是位于挪威南端的霍勒教区(the parish of Hole)内的黑尔格兰地区的农场,那里还有一个大型陵墓。(译注)

[3] 安格(Angr)也有峡湾的意思。这一层意思仍可以从挪威海湾的一些著名峡湾名称上找到,如斯塔万格(冰岛语中的Stafangr)和哈当厄(Hardanger)。

[4] 维京人会杀了战俘祭神,抓到的婴儿会举起,抛到空中,然后插在剑上。另外,这样的举动也可以恐吓敌人,让他们因恐惧而放弃战斗。(译注)


显示所有信息

目录

序言  III

北欧封建社会结构简介  XIII

维金之子,托尔斯坦萨迦  1

第一章  3

第二章  6

第三章  12

第四章  16

第五章  18

第六章  21

第七章  24

第八章  28

第九章  30

第十章  33

第十一章  36

第十二章  39

第十三章  43

第十四章  45

第十五章  47

第十六章  54

第十七章  59

第十八章  61

第十九章  63

第二十章  67

第二十一章  70

第二十二章  73

第二十三章  78

第二十四章  81

第二十五章  83

勇者弗里乔夫萨迦  87

第一章 贝勒国王和托尔斯坦—他们的子女和他们的死亡  89

第二章 弗里乔夫求娶国王兄弟之妹英吉比约格  92

第三章 灵王对贝勒之子的挑衅  94

第四章 弗里乔夫前往巴德尔花园  97

第五章 弗里乔夫与贝勒之子  99

第六章 弗里乔夫前往奥克尼群岛  102

第七章 弗里乔夫遇见安甘蒂尔  115

第八章 灵王迎娶英吉比约格  119

第九章 弗里乔夫带着贡金归来  120

第十章 弗里乔夫逃离挪威  127

第十一章 弗里乔夫拜访灵王和英吉比约格  130

第十二章 灵王赴宴  135

第十三章 灵王外出狩猎  136

第十四章 弗里乔夫迎娶英吉比约格  138

第十五章 弗里乔夫与黑尔格、哈夫丹兄弟  142

泰格奈尔的《弗里乔夫萨迦》  145

《弗里乔夫萨迦》序言(有删节)  147

《弗里乔夫萨迦》作者生平概述  152

主教泰格奈尔写给乔治·斯蒂芬斯的自荐信  173

《弗里乔夫萨迦》中的登场人物  179

诗篇一 弗里乔夫和英吉比约格  181

诗篇二 贝勒国王和维金之子托尔斯坦  195

诗篇三 弗里乔夫继承父业  212

诗篇四 弗里乔夫的求爱  224

诗篇五 灵王  232

诗篇六 弗里乔夫的对弈  238

诗篇七 弗里乔夫的幸福  242

诗篇八 告别  255

诗篇九 英吉比约格的哀叹  277

诗篇十 弗里乔夫的海上之旅  282

诗篇十一 弗里乔夫面见安甘蒂尔  292

诗篇十二 弗里乔夫归来  307

诗篇十三 巴德尔之火  318

诗篇十四 弗里乔夫被流放  326

诗篇十五 维京法典  338

诗篇十六 比约恩和弗里乔夫  345

诗篇十七 弗里乔夫面见灵王  349

诗篇十八 冰面之行  359

诗篇十九 弗里乔夫的考验  364

诗篇二十 灵王之死  371

诗篇二十一 灵王挽歌  379

诗篇二十二 王国选举  387

诗篇二十三 弗里乔夫在父亲的坟冢  392

诗篇二十四 赎罪  399

附录  421


显示所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