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蓬皮杜:1928-1974书信、笔记和照片
双面蓬皮杜:1928-1974书信、笔记和照片
价格: ¥98.00 浙图读者免费借回家
ISBN:9787559802002
作者:[法]乔治·蓬皮杜
译者:史利平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10-01

购买数量: (库存:? )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1 .一部全面了解法国当代史的年度佳作,法国重要媒体重磅推荐
《巴黎竞赛画报》《费加罗报》《快报》联袂推介,《法兰西图书榜》上榜作品

2. 总统四十三年未刊信函、日志、照片,一窥法国当代政治史风云变幻.
蓬皮杜,法国第五共和国第二任总统,戴高乐政治遗产的继承人。
他是法国第四共和国与第五共和国交接的政治见证人,用信函和笔记真实记录下当时的政治生态,
涉及重大政治事件——
戴高乐的引退与上台;1968年“五月风暴”危机的爆发与解决;法兰西第四共和国的崩溃

3. 与文学大家莫里亚克、安德烈·马尔罗通信往来,真实记录法国文化社交生态
政治家之外,蓬皮杜是一个浪漫的文艺迷,热爱诗歌、现代艺术,有很好的文学艺术品味。
他与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里亚克、先锋作家安德烈·马尔罗、罗伯特—格里耶通信往来;
他将书简和笔记写出了文学的风味

4. 自身浸润法国文化魅力,蓬皮杜已成现代巴黎的象征
他终身热爱现代艺术,1969年倡议兴建现代艺术馆,即乔治·蓬皮杜国家文化艺术中心。书中真实记录这一想法以及对建筑师的挑选,该建筑造型现代,如今已与卢浮宫齐名,成为现代巴黎的象征。
总统之名蓬皮杜,如今已成法国现代艺术精神的代名词。2016年蓬皮杜艺术中心来中国举办蓬皮杜现代艺术大师展。

5. 总统之子编选,法国著名历史传记作家导读推荐,资深译者审校呈现优美译文


6. 与友人书,封存一生情谊,谈人生、青春、爱情,真挚动人
除政治、艺术方面,书中蓬皮杜还与其朋友皮诺尔从17岁的青少年时期开始一直保持通信,他们从少年时聊考试、爱情、女人、艺术、政见,中年时聊工作和休假,老年时开始互祝身体健康,记录了人一生关注话题转变的历程,以及一辈子的情谊。

7. 双面蓬皮杜,独特的双面护封设计,精致书信札,从设计贴近人物性格特性
护封双面海报设计,正面以蓬皮杜的人物像为主,背面是其zui爱的一副画作《巴黎的屋顶》。装帧设计充分体现蓬皮杜的政治与文艺的双面。
《致吾爱》精致书信札,从政治、情人、老友、青春、生活五方面摘录蓬皮杜书信精妙之语,呈现信函中的法国情调,以及对文艺、生活之爱。
显示所有信息

内容简介

他是戴高乐22年来的亲密盟友,更是其政治遗产的继承人:
1974年4月2日,他辞世于总统任期。在此之前,他将生命中的13年完全献给法国:1962—1968年出任内阁总理,1969—1074年担任总统。期间经历重大历史事件:推动欧共体的进程,出访中国……政治上的作为,让蓬皮杜在法国当代史上占据重要地位。
私下,蓬皮杜天赋超群,在文学、艺术上有着独特的造诣:他热爱诗歌、文学,曾花大量时间选编《法兰西诗选》;痴迷博物馆、戏剧、现代艺术,倡议兴建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交友甚广,与当代大文豪莫迪亚克、安德烈·马尔罗通信往来。
这些政治和文艺上的感悟他都一一记录在日记和通信中。本书是对其私人书信、笔记的整理,呈现其独特的个性,再现重大历史事件的幕后故事。
显示所有信息

作者简介

【作者与编者】

乔治·蓬皮杜(Georges Pompidou,1911—1974)
政治家,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第二任总统,西欧国家元首访华第yi人。先后出任法国总理(1962—1968)、总统(1969—1974)。
此外,他还是个文艺发烧友,喜爱文学,爱好现代艺术。1969年,他倡议兴建现代艺术馆(即后来的乔治·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如今,它已成为现代巴黎的象征。

阿兰·蓬皮杜(Alain Pompidou)
乔治·蓬皮杜之子,医学和人类生物学博士,巴黎第五大学医学院名誉教授,法国技术科学院前院长。

埃里克·鲁塞尔(éric Roussel)
法国著名传记作家和历史学者,先后为戴高乐、莫奈等名人立传,是蓬皮杜总统zui欣赏的传记作家。

【译者介绍】
史利平
译者,曾任中国驻法国大使馆科技外交官,热爱法国历史、文化和艺术,译有《居伊·德波:诗歌革命》。
邱举良
译审,中国翻译协会副会长,国际翻译联合会理事;常驻法国科技外交官,被授予法国骑士勋章。
显示所有信息

精彩书摘


◎信函
我写信是经过严密构思的,
我会先谈政治,然后谈爱情。

◎工作
每个人都在与我谈论法国,我每时每刻想的也是法国。

◎情人
我现在喜欢调情,喜欢说漂亮话,喜欢迷人的女子,
任凭短暂肤浅的感情发生,但当时必定真诚。

◎老友
25岁后,不会再产生我们这样的友谊,
那时每人都困于各自的家庭,为生活而稳定下来,不再为幻想碰壁。

◎青春
不切实际的愿望消失了,幻灭会侵入进来,
我的灵魂像火焰上方的风一般灼烧着。

◎生活
人类zui有效的武器,就是把自己的戏份减到zui少。


◎ 信函中谈自己的个性

Δ 你要相信,我绝不是花天酒地的人。我现在喜欢调情,喜欢说漂亮话,喜欢迷人的女子,任凭短暂肤浅的感情发生,但当时必定真诚。我记得普鲁斯特有过描述,说他曾对所有相遇的年轻女性产生爱慕。我也是如此,特别是在能够与之交谈的情况下,会更加爱慕。但丝毫没有情色之意,没有欲望。……

Δ 你批评我总是玩世不恭,对此我要抗议!的确,我是有些玩世不恭,但其实是以一种怀疑主义的眼光对几乎所有的解决办法进行观察,但从不表态,或只是自我解嘲。玩世不恭绝不是缺乏深度,也不是缺乏学养,更非卖弄学识。无论如何,这完全不是凡事均沾,却不肯做出任何牺牲的态度。譬如,读到一首好诗却不问好在哪里,这绝不算玩世不恭。恰恰相反,玩世不恭是一种美学,是对艺术真谛的深入探寻。在思想方面,玩世不恭表现为对思想的怀疑与把玩,不过前提是先要了解思想。我不是说自己有深度,而是说深度与玩世不恭之间并不矛盾。…………


◎ ?谈女人和文学艺术

乔治·蓬皮杜致罗贝尔·皮若尔函

亲爱的:
…………
我喜欢追逐爱情,爱情是美好和充满诗意的……波德莱尔在本质上就是缪塞,只不过更经常露面,而且深不可测。不管人们如何评价,我都认为缪塞是zui深刻、zui不幼稚、zui现代的浪漫主义者。正是他的戏剧指引了波德莱尔,使波德莱尔自我满足,慈爱之心也更加炙热。我zui近重读了《逆天》,其中有关波德莱尔的描写十分精彩,关于腐朽灵魂的诗句简直无与伦比。只有普鲁斯特的感情才能如此深切。我称之为现代性,如果颓废成为一种普遍现象,文明将走向毁灭。在美国的侵蚀下,文明会以另一种方式毁灭,而这更加不值。文明对我来说,就是身体的一部分,与我同生同灭,如同我所热爱的其他生灵,当它们消亡时,会在我身上复苏,而只有当我死亡时,它们才会与我一同消亡,甚至还能再延续50年之久。不知道你是否理解我的意思。这可能是利己主义,也是让我绝望的原因。但我想,这难道不更能体现出我们之间基于相互理解的友谊的价值?这是比爱情更牢固的情感。爱情只有在陌生的状态下才能存在,一旦相互熟悉就会消亡。

星期六,我在香榭丽舍大街喜剧院(Comédie des Champslysées)看了吉纽雷吉斯·吉纽(Régis Gignoux,1878—1931),剧作家。的《英文教师》(Le Prof danglais),茹韦(Jouvet)在剧中演技出色,瓦伦丁·泰西耶的话……显然,她这次的角色不如《安菲特律翁38》中的阿尔克墨涅。虽然她在剧中的角色艺术性稍有欠缺,却更具女性特色,更能感受到她的个性和无法抗拒的魅力。我很兴奋,这种感觉已多年不曾有过。虽然兴奋之情在逐渐减弱,但我一想到她,对她的爱慕之情仍会油然而生。我对她产生了感情,星期六晚上的演出让我想入非非,我愿意以自己10年或更长的生命换取这个女人10天的爱。如果星期六当天让我在巴黎高师和她之间进行选择,我会毫不犹豫地做出选择。今天的话,我会有些犹豫。等到明天,我会选择巴黎高师。这种沉醉都不超过一个晚上,实在可悲。我边写边又找回点感觉,但与当时的感觉已截然不同。
实际上,除了赚钱,我没有其他目标。必须有钱,才能买我想要的几百本书和汽车,过上宽裕、奢华和精致的生活,与女性交往,给她们购买首饰。这么多事情要做!想到我们要比那些富有且拥有他们不懂得享受的东西的人更加聪明和有品位,就愤愤不平。至少我们要过上几年美好奢华的日子,并尽量使之延长,以后再说以后……解脱。现在已经为时不早。你是否想过,人的意识在死后还会保留一段时间,我们会进入虚无的境界,之后才会结束,圆满彻底地结束……
说真的,只有美是永恒的,一切都应从美学角度进行审视。这样才能立意深远,带来真正的快乐和生活的意义。思想性排在之后,然后才是伦理道德、政党和其他。小资产者只顾着欣赏汽车的坐垫和轮胎,却看不到车的流水线条,只看到妻子令人兴奋的大腿和生儿育女的腹部或某个值得炫耀的部位,却不懂得欣赏漂亮的女人身着优雅的礼服,佩戴闪闪发光的珠宝。的确,就这点来说,你还是有些小资产者情趣,希望你能有所改变。显然,如果我们仔细思考,就会发现美不过是一个幻象,一个由人类创造并注定与之共同消失的东西。但是,我们无论如何也要坚持一个幻象,至少不被欺骗。令我害怕的是,有朝一日,我可能会同其他许多人一样,对美不再有特殊感觉,浑浑噩噩地过日子,你明白吗?在维冈阿尔比中心广场,当地的约会圣地。(Vigan)广场漫步,阅读《快报》,做自己阶层该做的事。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一想到青年时代的灵魂,就能感受到内心深处的苦楚,除非想着自己当时还是个孩子,对生活尚一无所知。可能我还是个孩子,不愿逆来顺受,我倍感煎熬和气恼。但我知道,我很快就会高兴起来的。
再见。
乔治·蓬皮杜
1930年12月
显示所有信息

目录

序 言

阿兰·蓬皮杜见闻录 1
1.生命启航 1928—1934 1
2.命运的徘徊 1936—1944 79
3.追随戴高乐 1946—1947 99
4.在边缘和一切的中心 1948—1958 145
5.马提尼翁宫,与将军在一起的日子 1958 219
6.间歇期 1959—1961 245
7.从政 1962—1965 313
8.走向考验 1966—1968 349
9.为共和国做好准备 1968—1969 371
10.权力的孤独 1969—1972 403
11.面对命运 1973—1974 451

附 录
附录1人为产生的高师人 489
附录2关于伊波利特·泰纳的《现代法国的起源》 493
附录3泰纳生平 496
附录4安德烈·马尔罗生平 501
附录5共和国总统府秘书长爱德华·巴拉迪尔先生的会议纪要 506

致 谢 508
译后记 509
索 引 512
显示所有信息